• 小食品包装怎样更环保?快!
    发布日期:2019-07-01 11:13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循声看去,只见装餐盒的塑料袋下面,已经变了颜色,红红油油的汤汁已经渗出了盒外,塑料袋也从白色染成了黄红色。餐盒漏油实在令人厌恶至极,看着提着餐盒的那位穿着浅色裤子的男士还真担心一不小心被油贴身,还好同伴提醒的及时,危险算是解除。

  日前,记者随齐齐哈尔市政协经济委工业一组委员及市包装办等单位共同走访了齐市一次性餐盒生产、销售及塑料包装袋经销市场。金创餐饮具有限公司和金龙餐饮具公司是目前齐市两个正规生产环保降解餐盒的企业,年生产量为960万只的金创公司在齐市环保降解餐盒市场已占有80%的份额,且远销哈尔滨、长春、大连等地。但说起假冒降解餐盒对正规产品市场的影响和冲击,公司总经理苗艳娟还是一脸的无奈。她说市场上有不合格产品是意料之中的事,就是看其超标程度。正规厂家生产的合格餐盒其成本至少也要在0.07元以上,而那些批发价仅为七八分钱的所谓环保降解餐盒,其真实性很值得怀疑。

  记者经多方了解获知,这种仅为七八分钱的廉价餐盒在市场上用量是非常大的,一些小餐馆、麻辣烫、凉皮、凉面摊所用的餐盒要么是发泡餐盒,要么就是那种软软的塑料餐盒。而目前最让人担心的是,消费者在用餐之后即使要打包,也几乎无人注意餐盒的出处。即便是在超市购物,虽然有细心的消费者会注意产品生产厂家和生产日期等相关信息,但不会真正了解食品包装本身是否有安全隐患。记者前几日曾到站前市场暗访,在一家名为“丽杰日杂”的批发部里,一箱箱没有任何厂名厂址的一次性餐盒就在这里销售着。女店主告诉记者每一箱里是12大盒,每大盒里又是70小盒,批发价为70元,记者算了一下每个餐盒的批价格应为0.083元,那么出厂价格应该更低,按照真正环保降解餐盒成本就得0.07元以上推测,难道这个厂家在做亏本买卖不成?答案不言自明。

  虽然经过几年来政府及各种媒体的多方宣传,很多消费者已经接受了使用环保降解餐盒的理念,但真正在使用时留意是否是环保餐盒的人并不多。而一些盛装各种小食品的餐盒是否也存在这个问题,却是被许多人忽视的。也就在此次走访中,记者在站前市场看到了许多盛装各种直接入口的果脯、果干及火锅调料的发泡或塑料餐盒摆在柜台上售卖。

  据包装办工作人员介绍,一些商家为了降低成本,不仅在一次性餐盒中添加工业石蜡、滑石粉、碳酸钙等有害物质,还用工业级原料替代食品级原料,有的甚至用废塑料,而这些废塑料的来源就更加复杂,有的甚至于来自于医疗垃圾或农药瓶。还有一些商家,为了掩饰原材料中的杂质,还会添加一些深色的染色剂。这无疑为人们的健康埋下了隐患。劣质餐盒如果盛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就是一个微型的“毒素制造厂”,一些劣质包装盒遇酸、遇水后,其包装盒中的铅、镉等重金属很容易溶出,而这些有害物质也很容易溶解在食物中。如果长期摄入,不仅会导致消化不良,还会导致胆结石、肝脏系统病变,而制作食品包装的工业石蜡中所含的多环芳烃甚至还会致癌。

  我是一个由聚乙烯制成的无毒塑料袋,我们的家族庞大,既有人类使用的一次性塑料餐盒组成者聚苯乙烯,也有制作塑料水管用的聚丙烯,还有制作安全帽用的ABS等。

  昨天上午,我和上百个同胞一同被人送到了菜市场里,成为商贩们为买菜者提供的方便袋。一个中年妇女来到我的主人面前,买了一堆菜后,把它们装进了我的肚子里。我的作用在这一刻初步体现了出来。

  随后,这位妇女拎着我一路行走,我看到我的一些同胞被人遗弃在马路上,还有一些花花绿绿的同胞随风在空中飘舞,它们没有安家之所。

  没有多久,我来到了这位妇女的家中。收拾完我肚子里的菜,她见我的肚子没有破,又把我安置到了一个新的岗位上——套在了垃圾桶上。一个中午过后,我的肚子里装满了丢弃的菜叶、剩饭。

  当天下午,那位妇女拎着我下楼,站到一个大型垃圾桶前,一把将我丢了进去。里面臭气难闻,我和其他同胞一样,身上沾满了污垢和人类肉眼无法看到的细菌,我的功能到此结束。

  忍受了几个小时的臭气和污垢的熏染,我终于“重见天日”。一个工人将我们这些桶里的同胞一并装入一辆密闭的运输车里,在这辆车里我看到了更多和我一样浑身脏兮兮、充斥着大量细菌的同胞。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来到一个地方宽广的垃圾处理场,周围没有居住区,存放着成片的垃圾,其中既有我的同胞,也有一些已经腐败面目全非的食物残渣。

  我们被人一股脑儿倾倒进一个大坑中后,一辆巨大的压实机朝我们开来,我的不少同胞就此虽然结束了在地面上的生活,被填埋到了地下,可是它们仍可以在地下生活200多年,逐渐改变周围土壤的成分,让土地减产甚至遭受污染而无法种植作物。

  我很侥幸,一阵大风之后,我在空中飘舞着离开了这里,开始了一段别的同胞无法经历的新旅行。

  经历了几个小时断断续续、起起落落的空中旅行之后,我落在了一个城市角落里,正在想着我的下一个归宿点时,一个中年男子把我捡了起来,放到了一个三轮车上,运到废品回收站。

  我惊讶地看到,车里面除了有很多塑料瓶外,还有一厚叠花花绿绿的我的亲戚——聚氯乙烯制成的廉价塑料袋。这些廉价塑料袋可是有毒的,如果用来装食品,它们身体里的毒气会渗入食品中,食用这类食品后,会造成积蓄性铅中毒,甚至致癌,一些不知情的人还用它们套在碗上吃热食,殊不知它们在温度超过50℃后,身体中的铅更容易溶入食品中。

  随后,我们被拉到了一个郊外的工厂里,那里面挤满了一座座由我们堆积起来的小山,工人们图省钱,不用专用的清洗设备对我们进行清洗,而是把我们这些满身污垢的家伙铲进了一个又黑又臭的大水池中洗涮。

  几十分钟后,我和亲戚们,还有那些工业废弃物、医疗废弃物,一并进入了机器中,经历了熔化、冷却之后,被制成了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小颗粒。在这个过程中,我从原本对人体无毒的聚乙烯,变成了一个杂合体,成为了侵害人体安全的传播者。

  几个小时后,我又被重新做成了塑料袋,再次成为了人们生活里的方便袋,我的毒性开始向人们的生活慢慢浸染。

  镜头一:每天早上,在一些小吃摊点前,食客们一手拿着套着塑料袋热乎乎的油条,一手端着盛在套了塑料袋的碗里的豆浆,大口喝着吃着。还有的人将热乎乎的早点用塑料袋装着提回家里,送给亲人吃。很多人觉得这样做既卫生又方便。中午,记者来到位于新开路市场西侧的一排小吃摊前,就看到了很多这样的食用方式,冷面、牛筋面、大楂粥等都盛装在套在碗上的方便袋中。

  镜头二:街头一些食品店内,既有各类蜜饯糕点,也有各种散装的瓜子、地瓜条等小食品,很多人都只注意到塑料袋包装下的美味,却没有在意这个包装袋潜在的危险。

  包装办人员告诉记者,聚乙烯、聚丙烯是安全的塑料,人们可以用来盛装食品,可是,由于制作塑料袋成本较高,目前,市场上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些红色、黑色、绿色、奶白色塑料袋,其生产原料多为一些回收塑料袋,这类塑料袋多用一些廉价的聚氯乙烯制成,在制作薄膜过程中需加入大量的增塑剂和稳定剂。这类添加剂可以导致人体血液中的红细胞减少,在一定的环境下具有致癌性。一些人为了图卫生,在碗的外面套上一层塑料袋,其实袋子本身有病菌,而且如果食物温度超过50℃,袋中含有的铅更容易溶入食品中,让人体慢性中毒。长期食用这类塑料袋包裹的食品更容易受到化学性污染,例如聚氯乙烯塑料是氯乙烯的多聚物,与食品长时间直接接触,氯乙烯就能移行到食品当中,而氯乙烯可损害人体神经、肝脏。另外,由于塑料的结构稳定,不易被天然微生物菌破坏,在自然环境中长期不分解,一般填埋200年以上才可能降解,“白色垃圾”已成为人们现在和未来生活的有形污染,只是人们对白色污染危害的认识存在着缺失,所以在回收、制作、流通过程中,并没有遭到有效遏制,甚至出现了有人用医疗垃圾作为原料来制作塑料制品的情况。如果对废弃的餐盒、塑料袋进行焚烧处理,那么将会产生10余种有毒气体,直接造成大气污染。

Power by DedeCms